免费约炮
同城约炮
兼职小姐
上门小姐️
同城性爱
全国约炮
全国空降️
上门服务
上门服务
免费裸播
抠逼自慰
69互舔
炮机高潮️
无套内射
阴道写真
露天野战️
道具喷水
户外诱惑
精品推荐
美女直播
抖音网红
直播做爱️
免费看片
萝莉学妹
少妇自慰️
户外漏出
车模黑丝
秒播专区
→足交←
→裸聊←
→乱伦←️
→强奸←
→近亲←
→潮喷←️️
→后入←
→内射←
电影专区
啪啪TV
国产原创
麻豆全集️
日韩无码
人妻熟女
经典三级️
中文字幕
制服诱惑
在线直播
幼女视频
抖音网红
人妖伪娘
无码高清
欧美幼女
粉嫩萝莉
国内直播
另类视频
在线视频
在线电影
精品国产
网红主播
动漫
萝莉少女
颜射系列
大秀视频
重口味
高清视频
日本无码
欧美视频
御姐黑丝
韩国伦理
中文字幕
邻家人妻
日本有码
强奸乱伦
精东优选
精东传媒
美乳巨乳
自拍偷拍
自慰系列
教师学生
3p群交
同性爱情
亚洲激情
激情图片
街怕美女
网友自拍
唯美写真
激情露出
偷拍街拍
丝袜美腿
欧美美图
动漫图片
情色小说
激情小说
都市情感
家庭乱伦
暴力虐待
校园春色
玄幻武侠
科学幻想
明星偶像
兼职做爱
幼女破处
不满包退
后入表嫂️
姐妹双飞
同城速约
狂吃臭逼️
熟女搔穴
熟女搔穴
附近可撩
偷情少妇
出轨少妇
小姐上门
同城免费
空姐独家
模特空降
学生破处
总统服务
同城做爱
免费双飞
冰🔥毒龙
免费上门
免费约炮
人妻熟女
好色姐姐
免费双飞
上门服务
真约炮
约炮APP
空姐少妇
❤️网红❤️
学生妹妹
疫情上门
蜜臀妹★
全国空降
小区上门
免费
站长推荐
同城约炮
萝莉少妇
空降约炮
人妻中出
空姐独家
明星约炮
免费上门
约炮专区
同城约炮
空姐独家
免费上门
现场破处
免费约炮
小姐上门
免费双飞
同城做爱
站长推荐
同城约炮
萝莉少妇
空降约炮️
人妻中出
空姐独家
明星约炮️
免费上门
免费上门

用妻子身体换来的职位



我因为没有什幺社会背景,一直在银行下面的一个小储蓄所一名普通的出纳员,快38岁了,工作上一点也不顺利。妻子今年也34岁了,在一家个体小公司做文员,工资也不是很高。
最近我单位有点人事变动,有一个科长位置空缺。我蠢蠢欲动想赢得这个机会,错过了这次,不知道下次又是什幺时候了。于是,我回家和妻子商量,想赢得这个职位。妻子说,那就找找行里的领导,给他们送点礼,看看是不是有希望。我自己也知道,这年头没有关係,光有能力一点用都没有。
我知道行里的张子龙,张行长能帮上自己忙,他在行里是老人了,这些年来一直做领导,也捞了不少的钱,我给他送礼和送钱全被拒绝了,而且张行长对我也很出奇的关心,一再找我谈话,说我很有希望,每次谈到关键的时候都把话题总往我妻子身上引,我隐隐约约知道他要干什幺,和要发生什幺。
我妻子见过这个张行长一次,有一回我妻子去我单位,刚好我不在,就是张行长让我妻子在他的办公室等我的,可能就是在那个时候,他对妻子有了什幺想法,被我妻子的文静、贤淑、窈窕所吸引。她后来说,对他的感觉就年纪大点,也很和蔼,别的就没什幺印象了。
昨天晚上张行长请我去吃饭,几杯酒下去,可能是他藉着酒劲吧,总把话题引到了我老婆身上了。说我老婆怎幺怎幺漂亮,气质怎幺怎幺好,比他家的黄脸婆强多了,他要是有这样一个女人就好了,他说,你要是能让我和你妻子睡上一次,这个科长的位置就是你的了。当时我很生气,但也不敢发作,因为我还要依靠这个老男人、我的上司呢。
回家后藉着酒精的作用,我流着泪对妻子说张行长喜欢你,如果我要当上这个科长,就要你拿身体去换……她听了默不作声,她看着我躲闪的眼神心里也隐约知道我的意思。她也知道像我这样一个没有社会背景的、很平凡的男人为了事业出此下策是很无奈很痛苦的,而作为一个妻子她又能做什幺呢……
……第二天早晨我在去上班,她在我刚要出门的时候,对我说:「那就过几天请他来家吃饭吧。」
以后的几天,我沉浸在羞辱的彷徨中,我恨我无能,恨我不得不去让心爱的妻子去接受另一个男人。这几天妻子因为产生对性的胆怯和厌恶而拒绝了我的性要求,这也算是对我流露出的怨恨和不满吧。
这天是週末,妻子起的很晚,看来她这几天一直也没有睡好,她起来后,我催促她去点买菜回来,说今天张行长来家里吃饭,让她好好露露手艺。看得出她很不情愿的出去买菜了,在她出门的那一刻,我的心都碎了,我的心在流血,无尽的羞辱使我失落身竭,我在一次次的问自己:这是在做什幺啊?
晚饭时,我们夫妻陪着张行长喝酒,张行长眼睛直直的盯着我妻子,对她有说有笑,而妻却看着我,我的头一直底着不敢正视妻子的眼睛。妻子带着4岁的女儿匆匆吃了点饭就回房哄她睡觉了,女儿在回到房间的时候忽然问:妈妈,那个胖伯伯干嘛老看你呀!妻子呆呆的看着她天真带着关心的脸,窘迫的无言以对。是呀,张行长都50多了,可以做女儿的爷爷了。
我和张行长吃过晚饭已经是快10点了,张行长也喝了不少的酒。于是我提出让张行长留下来休息休息,张行长也是觉得喝了不少。我让妻子把我俩的房间收拾了一下,让张行长在我们的卧室休息休息,我趁着张行长没看见,把两个避孕套递给了妻子,她接过去,绝望的把眼神转移开了,她心理知道今天晚上,她是不可能再为一个男人守住身子了,再过会儿她的身体就在也不是我一个人的了。
我说:「张行长,你先回房休息,一会我让她沏杯浓茶给你送进醒醒酒,张行长笑瞇瞇的摇晃着他那肥胖的身体,走进了我们夫妻的卧室,这时我的心象被针扎了痛,我的心在流血。」
张行长进了我们客房,妻子在洗手间一边梳洗一边犹豫,我不忍心的搂着妻子,关上门吻她。当我摸到她的乳房的时候,她推开了我的手,告诉我说,我该去了。她还安慰我,让我不要太为她担心,也许什幺事都不会发生。其实我们心理都明白将要发生的一切。
妻子走进女儿卧室,对她说妈妈和伯伯谈点事,让爸爸陪你,给你讲故事好吗?女儿乖乖的点点头。妻子经过我们家的客厅时,她犹豫的停了下来回过头看到我站在那里,正用茫然和失落的眼神看着她。这时她转身向我走了几步,可是突然她又停了下来,我知道,她可能是有点后悔了,她现在的心里可能正一遍一遍的问自己:真的要让自己去接受这样的委屈吗?真的要让自己忍受这样的屈辱吗?我真的不知道她现在在想着什幺,也可能是在想,老公在单位干了那幺多年,一直得不到提升。眼看着身边的人一个个靠关係往上爬,内心也是一定难受极了。她看到我失落和痛苦的表情,那又何尝不是屈辱?为了我,她不能放过这个机会的。她无奈的低下了头,不敢再去面对我的眼睛。她也很清楚我此时内心的矛盾,她心里何尝又不是在流泪,在滴血呢。
她转过身,轻轻的歎了口气,声音很小,小的只有她自己才能听到。妻子带着怨恨走向那个会给我们带来羞辱的房间,那里曾是我们的爱巢啊,但是现在。。。。。。。
在房间门口,她轻轻的敲了一下门,看着她自己映在门上的身影。
此刻,她穿着浅白色的八分裤,上身也是浅色的半袖短衫,隐约可以看见里面的胸罩,而此时的这身装束,也衬托着她皮肤更加白皙。
这时,房间的门开了。张行长把她让进房间。她迟疑着,但还是走了进去。门关上的剎那,她回过头来,正好和我的眼神相对着,我癡癡的望着她,她的思想停滞了,感到心慌得没有了知觉。另我们耻辱的房门被关上了,接着是门锁插销的声音。这时的我站在那里绝望的闭上了眼睛,泪水顺着我的眼角落下。
进了房间她心里更紧张。虽然这是自己的家,但是此时,却要在这里面对另外一个男人。刚才在门口的时候,她还在想,怎幺面对这尴尬的场面呢?虽然她也是30多岁已经为人妻为人母的女人了,对于性也不再避讳羞涩。可是这样的情形她又能怎样去面对……
张行长也看出了她的紧张,但是他毕竟是个有经验的男人。「弟妹,坐会儿吧!」说着拉着我妻子手做到沙发上,妻子感到被他拉的手冰凉冰凉的,张行长也在边上紧挨着她坐了下来。
「弟妹,你放心,这次提人的事情,我一定帮忙的,那还不就是我一句话的事啊,你就放心好了!」
「太谢谢你了,张行长。」
「谢什幺呀,你老公有你这幺漂亮的老婆,真是有福气啊。弟妹,你真是太美了!」
「是吗?」妻子轻轻的回道,不自然的看了张行长一眼。
他把手放到了妻子的腿上。妻子的身体害怕的颤慄了一下,两个人谁也不说话。张行长隔着裤子的手指在妻子腿上摸着。很薄八分裤可能让他感觉到大腿的弹性同时也给妻子的身体传送着一阵阵的颤慑。
刚刚进入房间的时候,妻子还很紧张,不知道张行长会对自己做什幺样的性变态行为,也不知道自己能不能接受这份羞辱,但是现在似乎没有想像得那幺可怕。张行长只是让妻子坐在身边,漫不经心的抚摸妻子的大腿而已。根本没有进一步举动。妻子的内心开始平静,一声不吭的任由张行长抚摸。也许此时的他们都在想着各自的心思,需要的是这种平静吧。
过了很久,张行长的手停了下来,离开了妻子的大腿。
妻子心里一紧,知道事情不会到结束的。
「我想要你!想佔有你的身体」张行长的突然变得呼吸粗重。随即,妻子被他揽住了腰,一只大手放到了妻子的乳房上。隔着衣服用力的揉压起来。妻子咬着嘴唇喘息着,妻子本能的用手按住了那只手,不让他继续搓揉自己。
从来没有让我以外的男人碰过一下自己身体,今天居然在自己的家里,自己的卧室,被自己老公的请来的老男人又搓又揉,不能想像下面还要被他怎样……
张行长看着脸色绯红的妻子,不满的问道,「不愿意吗?」
妻子违心的解释说:「不是的,是我不习惯,感觉好怪。」
「没关係的。」张行长一边说,一边又开始用力的搓揉起来。妻子知道再阻止也没有意义,反而可能会弄得人家不高兴,何况他摸都摸了,于是妻子慢慢的鬆开了手,绝望的闭上眼睛,身体靠在沙发背上。
张行长的动作越来越粗暴。妻子感觉自己的乳房被捏疼了。妻子被他把放倒在沙发上,头陷在沙发里,感到自己的乳房在被他用力撕捏着。
「你的奶子真大,比我家的黄脸婆的丰满多了。」张行长一边自言自语,一边解开了妻子的衣服,接着把妻子胸罩往上一推,妻子白嫩乳房完全暴露在这个老男人的面前。紧接着,张行长的手开始颤抖,妻子在心里用力抗拒着已经肿胀的令自己羞耻的乳头,因为尴尬,把头扭向了里面,不敢看着张行长的脸。
张行长越来越兴奋,动作更加粗鲁,很快妻子的胸罩被扯掉了,他抬起妻子的腿,脱掉妻子的袜子,接着他解开妻子的腰带扒掉了她了的裤子,随手拉下了内裤,妻子羞辱的配合着抬起臀部,她知道已经到了这种地步,拒绝已经没有意义了,只有顺从,老公今后还要倚仗这个老男人,今晚我就是这个男人的了。
妻子裸露在他的眼前,他的眼睛被妻子白皙的身体吸引住了,他惊讶的发现,妻子竟是个没有阴毛的女人。
妻子看了一下张行长,只见他正在脱衣服。人到中年的张主任的肚子已经很大了,妻子看到他身体上长满了黑毛,下面很长,已经变得很硬了。
他一把将妻子抱起来放到床上,他用力分开了妻子的洁白修长的双腿,急急忙忙的握住自己的阴茎往上戴避孕套,妻子低声说:「不要戴了吧,我要给你最高的奖励,我和老公从来都是带套的。」
他听了,表情很惊讶,但是还是感激的对妻子笑笑说,谢谢你,弟妹。妻子说,没事,只要这次你能帮助我们,你怎幺样都可以。张行长说,你放心吧,弟妹,这事包在我身上了。
妻子闭上了眼睛,她感觉到了他抵在自己阴唇上的阴茎好烫,它像是在浸食着自己的阴唇,妻子知道它一旦分开阴唇进入到自己的身体,这对于自己将意味着什幺,可自己却是无能为力,妻子知道自己不会拒绝它了。
妻子感到自己阴道分泌的体液早就出买了自己,阴部被他的阴茎顶着,感到自己的阴唇被翻开了,由于过度的紧张,感到自己的阴道还在一下下的挛缩着,他试了几次阴茎都不能进入阴道,他停了停,又试了几次还是不行,他停下来望着我妻子。妻子被刚才的一系列动作弄得不知所措,正愣愣的看着张行长。两个人谁也没有动。
妻子的阴唇被他的阴茎刚才的一番拨弄,心里暗暗的在期待他进入自己的身体。妻子用手指在口中粘了点唾液,在阴部涂了涂,也起到润滑的作用,然后,抬起腰把阴部贴近他的阴茎,右腿勾住他的胯部,把左脚搭在他的肩上。
「哦--」他长长的舒了一口气,从妻子的阴道传来他阴茎进入时的温软滑腻的舒爽。
妻子也低吟了一声,两手紧抓床单,努力控制自己的声音。
张行长脸上露出一丝得意的微笑。接着张行长开始抽动了起来。妻子咬着嘴唇不叫出声,手紧紧压在乳房上,不让乳房随着张主任的抽插而晃动。张行长用力的抽插起来,身体的撞击和阴茎对宫颈侵蚀袭来销魂的快感,他更加疯狂更加用力,快感渐渐侵蚀了妻子的身体,妻子终于忍不住在别的男人身体下小声呻吟出来:「啊--,哦,啊--」
此时的我,在客厅里脑海里想起了一句话:「人为刀俎,我为鱼肉。」现在的妻子只能任由张行长的摆布了。
此时的张行长用他那长长的阴茎故意漫漫的,但是很用力很用力的撞击着妻子的子宫。每一次撞击都会使妻子心里无比的紧张,妻子的腿屈辱的张开着,任那根坚硬的阴茎在自己的阴道里肆意冲撞。
张行长的手指用力的压着妻子阴蒂,阵阵刺痛带来的刺激让妻子苦不堪言,妻子能清晰的感觉到张行长的阴茎在自己柔软紧闭的阴道里放肆的抽动,它渐渐的诱发妻子的高潮。
恍惚中只听见张行长说:「弟妹你的阴道好紧呀!怎幺这幺多水啊!我好喜欢啊!弟妹,你的小逼真好,让我把你操死吧!」妻子紧张的深吸了一口气。
阴蒂传来剧烈的疼痛让妻子难以忍耐,她只有在心里面不断的求着他:「轻一点,轻一点,在这样下去,我真的受不了啊!」
张行长粗圆的腰部突然猛的一用力顶了进去,妻子的整个身子被推迟到床里面,「啊--」妻子的泪水夺眶而出,既是疼痛更是伤心,她知道,此时的自己在他的眼里只不过是向他卖身的妓女和婊子,是没有尊严可言的。
张行长粗大的阴茎紧紧抵在妻子的宫颈上,他手紧紧的抱着妻子的头,胸脯粗暴的压在她的乳房上面,妻子看到张行长一直紧闭着双眼向上仰着头,在享受着自己的身体给他带来的快感,而自己此时已经稍微适应了他的阴茎对我子宫的的冲击。
他低下头来看着妻子说:「第一次被别的男人在自己的家里玩吧,而且自己的老公还在外面,听着我们做爱的声音,这样是不是很爽啊?」妻子难以面对如此赤裸裸的话语,羞辱的将头扭向了一边。
张行长嘿嘿一笑继续的说道:「把你这小美人弄到手可不容易呀,在你的身子里就好像在温泉里呀!你的小骚逼又软又紧还会往里吸呢!」妻子感觉的到张行长的阴茎使自己的阴道很充实。
张行长的呼吸急促起来了。张行长用他粗糙的脸在妻子的面颊上轻轻的磨擦,用牙齿轻轻的咬住了妻子的耳垂吻着她的脖子,妻子一直以为这应该是丈夫才能对我做的事,现在一个陌生的男人在对我做。
他接着又说:「你要记住了,从今天往后在这个家里我和你老公一样,可以随时可以玩你!」妻子知道自己的阴道里第一次有了别的男人的阴茎,知道那也是自己不能不接受的男人,现在自己却真真切切的被他压在肥胖的身体下面;知道这个男人接下来会用和自己交合在一起的阴茎互相揉搓,在达到性慾的高潮后将他身体里面的精液注入到自己的身体,射进自己的子宫,这就是他此时要自己的目的—性交,而此刻妻子为了丈夫在和别的在男人性交(易)……
这时,妻子感觉到身体里的阴茎开始动了,缓缓的抽出去又慢慢顶进来。
妻子皱紧眉头咬着嘴唇忍受着,浑身战慄,再也忍受不住了,「哦」失声叫了出来。
不久妻子便感到浑身燥热起来了,大腿内侧和臀部开始发痒,乳房也在臌胀,而和张行长的交合处是又热又又麻又痒,很快的妻子的全身已是汗水淋漓,阴道随着张行长的抽插也更润滑了。
一阵阵酥麻的快感在吞噬着妻子的身体,那样的感觉是自己第一次感受到别的男人给自己难以压抑的性奋和快感。
可是,屈辱使妻子却必须要忍住,不能让张行长看出自己此时已有了快感,自己绝不能在这个男人面前表现出,作为女人作为人妻生理上的脆弱!
快感却愈来愈强烈,妻子的心跳也越来越快,渐渐知道自己终究是控制不住自己的身体了。
妻子羞耻的听到了自己下身交合传来了水响的声音,她已经无法再掩饰了,妻子的身体在渐渐表明,自己已被他彻底的佔有了!
妻子听到他说:「你有感觉了!」妻子顿时羞愧得无地之容。更可怕的是妻子身体里的阴茎抽插加快了,不清楚是妻子的阴道收缩还是他的阴茎变的更粗更长了,妻子感到身体里面好胀,那愈来愈强的鼓胀的快感沿着阴道顶着子宫,强烈的冲击着妻子的意识,他们的呼吸都变的急促起来,「嗯」「嗯」张行长先忍不住张开了嘴一边插着妻子一边哼着喘息。
妻子咬住嘴唇,生怕也会忍不住像他那样呻吟出声,那样的话自己真的无法面对自己和老公了。
因为丈夫的事,使自己对丈夫产生了心痛的怨恨,真的没有想到,苦苦追求了自己五年的丈夫却要拿自己妻子的身体,去换一个职位,在这几天里,自己只想一个人静一静,试着说服自己:把自己的身体给一个迷恋自己和享受自己身体的男人不会太坏的。也在不知不觉中我把自己乾净的身体留给了这个男人。眼前的一切恍然如在梦中,想到现在却被另一个陌生的男人全身一丝不挂的搂在一起性交了,眼泪从眼角流了下来。
张行长的抽动越来越快,越来越有力,妻子的臀部也随着他剧烈抽动发出身体碰撞的声音,她知道妻子的抵挡跟本就是虚弱无力的。妻子被他插的阴道发疼,两只乳房在眼前晃蕩着的,乳头胀的好红好硬。
随着他的抽插,妻子对眼前的这个男人渐渐不在抵抗了,对这个男人产生了一些感觉:自己应该属于这个男人的,而在他身下正在用身体迎合他和他做爱的这个女人正是他的女人……
妻子再也忍耐不住了,「嗯」「嗯」「嗯」「嗯」,呻吟越来越大,他用嘴吮吸妻子的嘴唇,沉浸在春潮氾滥中的妻子不由的张开嘴将自己的舌头迎了上去,两个人的舌头立即纠缠在一起了,到后来,他乾脆将妻子的舌头吸进他的嘴里用牙紧紧的咬住,舌头在他的嘴里被肆意的玩弄着,而妻子却无法呼吸了,窒息产生更加强烈的快感将妻子瞬时推上巅狂的高峰,一股强烈的震颤在妻子的身体里蔓延,妻子的身体第一次接受了别的男人带来的高潮:「呵--!」妻子张开嘴,全身绷的紧紧的,阴道里面感觉到他的精液一次次的沖刷着宫颈,阴唇的肿胀和阴道一阵痉颤收缩紧紧裹住他的龟头,妻子张着嘴喘息着,强烈的性奋使妻子的身体在颤慄在颤抖。
他的汗水和着妻子的汗水从的乳房流到床上,房间里瀰漫着从妻子阴道里淌出的液体味道,冲击着妻子的意识,妻子感到床单湿了……此时他停止了抽动,只是用手紧紧抓住妻子的乳房将妻子按在床上,好像在等着妻子的高潮慢慢逝去,而妻子没有了力气,抬高臀部紧紧贴着他,尽量把他的精液留在自己的体内。
妻子绷紧的肢体渐渐鬆弛了下来,全身的抖动也慢慢的平息了。妻子发觉的双腿还紧紧缠绕在他的腰上,虽然刚才的经历像是遭受了强姦,可现在身体有一种说不出的舒畅。经历了从没经历的高潮后妻子有些虚脱了,躺在那里不动了,但眼睛还是湿润了。
他的手离开了妻子的胸部了,饱受挤压之苦的双乳恢复了丰满挺拔,妻子的呼吸也跟着稍稍顺畅了许多,却感觉到乳房沟里传来丝丝凉意,妻子意识到由于刚才极度兴奋,自己浑身已经被汗浸湿了。
妻子感到他的阴茎在我的身体里又胀硬了……
他得意的对妻子说:「弟妹,看到你高潮的样子恨不得吧你吃了,我再给你一次吧。」妻子耻辱得无颜以对。接着他的阴茎又开始动了,仍然是那样的坚挺,那样的缓慢,那样的有力,一点一点的退到阴唇后,用龟头拨开阴唇再一点一点的插进来。
他不紧不慢的抽动和妻子残存的羞耻再次激起了她的兴奋。
「嗯,嗯」妻子无奈的叫着,妻子怀疑这真的是自己吗,妻子试图着去咬住自己的嘴唇,可快感使她一次次睁大眼睛张开嘴看着他。
他们的声音随着每一次抽动每一次撞击交替着。
快感让妻子慢慢失去了理智,渐渐开始配合他的抽动了,妻子将臀部抬高把脚放在他的大腿上两腿向两边分张开,好让他的阴茎能插的更深,双手不由扶在他的腰上,妻子的阴唇紧紧贴着他的睪丸。
他抱住妻子将她拽的坐立起来,妻子坐在他的大腿上面被他赤裸裸搂在怀里。
和他赤身相对的坐立性交让妻子无所适从,妻子没有想到还有这样一种令女性如此害羞的性交体位,无地自容的垂下了头,他得意的露出了一丝淫笑,张开双臂,从后面揽住妻子的脊背,再次把妻子的搂在怀里。
他的双手滑向了妻子的臀部,抓住了她的屁股,向上一托,同时他的大腿向里一收,一股向上的力量将小慧的身子弹了起来,小慧吃惊的叫了一声,身体却又落下,自己又重新坐到了他那根粗壮的阴茎上了,而就这样子已完成了两人性具的一次磨擦,跟着第二次,第三次……小慧的身体完全被动的在他的大腿上面起起落落,继续承受着他对小慧的玩弄。张总两只有力的手臂不住的托着小慧的双臀抬起放下,加上强烈的视觉刺激,小慧无比沉迷的靠在他肩头「嗯」「嗯」的哼叫着,两人胸部的接触更让张总兴奋难耐。他再次热烈的将唇吻在小慧的唇上面。
小慧微一挣扎,柔软的嘴唇就被张总吮吸住了,滑嫩的香舌不由得滑进了张总的嘴里。
「呱唧呱唧」接吻声,「咕唧……咕唧……」小慧的下身水越来越多,阴道又很紧,张总一开始抽插就发出「滋滋」的淫水声音。张总的阴茎几乎每下都插到了小慧阴道最深处,每一插,小慧都不由得浑身一颤,红唇微张,呻吟一声。两人的淫声浪语声音不绝于耳。
小慧气喘吁吁爬在张总的肩膀上,迷濛沉醉的眼神忽然不经意间扫到办公室墙壁间的一面玻璃窗。天哪,一个皮肤雪白的长髮女人正搂着一个粗壮男人的肩膀,在男人的怀里狠命的耸动着。那一双修长的大腿紧紧盘着男人的粗腰,满头的长髮随着男人的耸动飘摆着……
小慧怀疑这真的是自己吗?眼前的一切恍然如在梦中,想到现在却被丈夫之外的另一个男人一丝不挂的搂在一起性交,而且还是被迫的,眼泪不经从眼角流了下来。现在她唯一能做的,就是尽快结束这场屈辱,保留女人的最后一点自尊。「受不了了吧?骚货……恩?」
张总双手扶住了小慧的屁股,下身用力一顶,「咕唧」一声再次连根插入,小慧腰一弯,「啊……」轻叫了一声,重新伏在了张总胸前……张总一下插进去,手伸到小慧胸前一边把玩着小慧的乳房,一边加紧抽送。小慧垂着头,搂着的脖子,跟着耸动着。
「嗯……嗯……嗯……」小慧轻声的哼着。张总抽送的速度越来越快,小慧的下身也越来越湿,水渍的摩擦声\”呱叽、呱叽\”的不停地响。她的下体开始震颤,抽搐,紧握。张总在她的震颤、抽搐、紧握中,感到难以言喻的美妙快乐。「啊……啊……啊啊啊………啊……」
小慧的呻吟也已经变成了短促的轻叫,头不停的向上仰着,屁股也用力往下套着。小慧的呻吟一阵紧似一阵,一浪高过一浪。她抱着张总的身体,用两只手抓住了张总的大后背,用力抓紧,彷彿那快要破碎震裂的心,在这紧抓中,能得到一点拯救。她感自己的身体像要膨胀爆炸一般,要炸成一小块一小块碎片乱飞。她的心,她的灵魂,像要飞出躯体和大脑,带着身体一起飞昇、飘离。小慧的紧抓,让张总在极度的愉悦、美好中,感受到一点疼痛,但这点痛,更刺激了他雄性的力量。他看到小慧扭曲的身体,有点变形的脸。
他知道,这一切都是因他的力量,让她得到极致的兴奋刺激,而变成这样的。他此时像一匹猎豹,矫健,强劲有力,快速,勇猛,不知疲倦地奔腾,冲击……「…啊…不行了……」张总终于紧紧的顶在小慧屁股后,把一股股的浓精射进了小慧的身体里。「啊--不--」小慧也发出一声哀鸣,终于让别的男人射入了--张总缓缓地拔出阴茎,一股乳白色的精液从小慧微微敞开的阴唇中间缓缓地流出来……小慧浑身软软的靠在沙发上,拖着疲倦的身子流着泪回到家中……